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

澳大利亚悉尼跨年烟花秀准备就绪


2020年08月12日 03:13

谁有加拿大28靠谱微信群介绍一个_〖╬微;452566】【备用微信;8868555】 永亨娱乐 本着良好的信誉和雄厚的实力赢得大家的信任,信誉第一,实力第一 立马开启富豪之路,更安全、更稳定、更放心!!_2017年即将过去 这些科技大事影响着我们的生活

〖╬微;452566】【备用微信;8868555】 永亨娱乐 本着良好的信誉和雄厚的实力赢得大家的信任,信誉第一,实力第一 立马开启富豪之路,更安全、更稳定、更放心!!

原标题:点亮“煤亮子”的美好生活——全国人大代表董林履职故事

  元宵节前,一场大雪覆盖了吕梁山脉中麓的山西焦煤西山煤电杜儿坪煤矿,掘进一队副队长董林一上井就找工友“拉家常”去了。董林说,今年是他为煤矿工人“代言”的第七个年头,随着一份份议案被采纳,他感到履职的信心更强、肩上的责任更重了。

  今年37岁的董林,在矿井下已经干了17年,从只会注油、递工具的学徒工,到全国煤炭行业职业技能大赛状元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……凭借着努力和钻研,他身上的荣誉越来越多。

  作为一名优秀的技术工人,大到掘进机的构造,小到机器内的上千个零部件,董林了如指掌。听一下机器运行的响声,摸一下机器的温度,他就能判断出是哪里出了故障。

  “刚当代表时,我感觉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。通过一次次参政议政,我深深明白,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”董林说,自从2013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,煤炭市场逐年下滑,直到2017年才好转。

  市场不景气时,矿工收入下降、工资欠发。在地下500多米的矿井深处,工友们时常在聊“工资能不能涨一些”“工作服能不能每年多发一套”……

  董林一家三代是煤矿工人,深知矿工辛苦,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后,他开始留意大家谈话的内容,遇到好的信息就会记下来,利用空闲时间调研走访,查阅资料,反复查证,准备建议。他的不少建议就是这样形成的。

  由于矿区相对封闭,井下工作时间长,搜集建议存在局限性,董林利用QQ、微信、贴吧等手段收集信息,积极参加学习培训,通过不同渠道了解更多的人和事。

  去年底推行的个税改革,让井下矿工感受到了获得感。其实,早在一年前,山西100万煤矿职工就提前享受到了部分改革红利。

  自2014年起,董林连续提交免征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的议案。他调研发现,一名矿工平均要负担家庭3.5人以上的生活费用,虽每月有井下津贴和夜班津贴等,但这些都计入了个人所得税应纳税额,矿工福利无形中打了折扣。

  2017年底,这项政策在山西先行落地,全省井下矿工平均每人每年可减免个人所得税约1400元。

  “免税”议案落地后,身边矿工有了实打实的获得感,董林履职的信心更强了。今年,他关注的焦点依然是煤矿工人。

  “去年两会我就提了取消煤矿工人零至6点的夜班,闭会期间,工友们对取消夜班的落实非常期待。”董林说,过去国家发展急需能源,从他爷爷起煤矿就是三班倒、连轴转。现在,煤炭供应不紧缺了,有条件取消夜班。

  “上夜班回来,一补觉就是一白天,既顾不了家,也没有学习充电的时间。”董林说,后半夜工作容易犯困,存在安全隐患。近两年,山东、河南、河北的一些矿井已经取消了夜班。

  2018年起,和董林同属一个集团公司的贺西煤矿也试点取消了夜班。在工作任务不减的情况下,通过系统优化和管理变革,矿工们入井时长减少了,回采和掘进工效提高了,安全生产更有保障,最主要的是职工收入没受影响。

  取消夜班前,曾有一段煤矿职工自我调侃的顺口溜:“年轻老婆娶不上,生了孩子管不上,买了房子住不上。”取消夜班后,改成了“取消夜班像车间一样,一线工资像白领一样,带薪旅游像外企一样。”

  2013年以来,董林先后提出50多份议案,已有10余份得到采纳,在一次次的履职过程中,他从只顾低头钻研的技术大拿,成了工友们真正信任的“代言人”。

【缘木求鱼】

有什么样的需求,就有什么样的供给。教育也不例外。

木木

老徐一个好朋友的老婆,是小学老师,她任职的那个小学,据说是北京市海淀区最好的小学。

朋友的老婆原本在海淀区一个“不太好”的小学上班,干得挺不顺心。架不住老婆唠叨、埋怨,朋友强努着托了人,费了老大劲,终于把老婆调到了这所号称“最好”的小学。心愿得了,老师的情绪马上好了许多。

不过,好景不长。虽然工资高了,儿子也沾光上了好学校,一到寒暑假,单位就组织着满世界“交流、学习”,但老师的情绪还是日甚一日地糟起来。“没有比较,就没有伤害”。看到的、听到的,大异往日,需求自然水涨船高,现实满足不了,情绪当然就好不起来。

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心里不舒服了,老师除了动不动就拿老公、儿子出气外,别管谁赶上了,该怼就怼,该甩脸子就甩脸子,一点儿不客气。看得出,老师心里是真有火。朋友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老徐私下问问,曰:“在家里闹得更出格。”再私下问问小孩子,曰:“我妈在学校可厉害,同学都怕她!”

老徐就暗自庆幸,自家宝贝儿幸亏没落到她手里,或者落到像她一样的老师手里。这么想,大抵也没什么错。小孩子读小学,抑或将来读中学、读大学,学没学到、学了多少书本知识,倒真在其次,关键是正常的心理养成能否实现,待人接物、观察世界的视角能否正常;这对孩子而言,实在是最重要的事情,今后的人生路能否正常地走下去,能否走得高兴、走得积极而阳光,这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。

想起这些陈年往事,还是托“好事者”的福。前两天,有人在“自留地”里发“牢骚”,问“自己生的孩子为什么要哭着喊着塞给别人‘虐’?”也是事关小学老师心理缺陷的话题,大致内容是,某小学的某(些)老师,心里不高兴了,或者要让学生怕自己,就采取多种手段“治”孩子,搞得小孩子不开心之外,甚至性格、心理都开始扭曲。其中,也提到了“海淀区最好的小学”,说家长们花20万一平方米的价格买学区房,换来自家宝贝被别人“虐”的资格,“虐”出了“眨眼症”,“虐”出了心理问题、人格问题,这是图什么呢?

此君所言的“最好小学”,与老徐说的那所“最好小学”,不知是不是同一个。但别管是不是一家,这“最好”二字,肯定是注水了;心理不太正常或曰不健康的老师,总习惯动不动就“虐”孩子,肯定就与“最好”不匹配。不过,这大约也怨不得学校,怨不得老师;非怨不可,估计也只能怨自己,怨自己糊涂,怨自己分不清什么是孩子健康成长最需要的。

有什么样的需求,就有什么样的供给。教育也不例外。家长们的需求,当然就是学校、老师们努力追求的方向了。即使将来“制度”意识到了问题,并力图做出改变,比如在发放教师资格证的过程中,兼顾到教师心理健康状态的考察,把心理不健康者摒除在教师队伍之外,但有不正常的需求天天刺激,估计正常人终究还是会变得不正常起来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把孩子送去给别人“虐”,“虐”的其实都是自己。

这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要想有所实质性的改变,非在家长的普遍教育上有所突破不可;但这绝非一日之功,必须长期努力,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,又不知道会有多少宝贝被“虐”得出了问题。或许,这就是一切“牺牲”的悲剧所在。

(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)

相关文章

  • 中国国有文化企业资产总额近3.7万亿元
  • 百亿规模基金设立助力工业互联网发展
  • 台湾漫画家萧言中在大陆出版新作
  • 2017年泉金航线运送两岸旅客逾14万人次 创历史新高
  • 一周国际图片新闻精粹(2017.12.25-12.31)
  • 杨幂高云翔TT惊喜加盟2018东方卫视跨年盛典

  • 分类新闻查询

   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